重度拖延症患者,常年冷圈体质。一条废咸鱼

【中野倭×坂上江夜】失忆症30题

*30题的题目是本人原创,搬走请注明出处

*虽然是冷cp然而是为我打开新世界大门的cp,所以一直都想为她们写点什么

*OOC预警

*我承认我是残忍的后妈_(:3 」∠ )_


1求婚戒指

“一辈子和我在一起好吗?”

江夜看着满脸戏谑的倭和自己无名指上的易拉罐拉环,面无表情地回答:“好。”

倭眯起眼睛笑了,然而还没等她笑完就被扑倒在地上。

“喂!江夜!唔……”

剩下的话语被悉数堵了回去。

 

2钢琴曲

“江夜为什么喜欢的东西都好像老太婆一样啊?”

倭撑着下巴看着桌子上的CD机,钢琴的声音如流水般倾泻而出。回答她的是一对白眼。

“这是什么曲子?”倭戳了戳江夜。江夜一边无奈地躲开一边回答道:“这原本是一首歌,叫做紧紧相牵的羁绊。”

倭的下巴支在江夜肩膀上,若有所思。

 

3她的笑容

倭总是笑着的。

即使在最后一场战斗中被钢针贯穿,她还是笑着对我说,没事的江夜,我一点都不痛哦。

倭曾经说,我喜欢的是会哭会笑的江夜。

而我一直都没有告诉她,我喜欢的是总是带着笑容的倭。

 

4月光下的海

“江夜你看,好漂亮啊。”

稚嫩的小手指向一张照片,幼小的倭眼睛亮闪闪的看着江夜。

“总有一天,我会带你一起去的!”

 

“还记得吗,我说过总有一天会带你一起去的。”

倭放开捂住江夜眼睛的手,月光下的大海安静而深邃。

 

5“你喜欢孩子吗?”

“江夜她怎么了?”渚老师焦急的声音传来,倭漫不经心地回答道:“大概是怀孕了吧。”

尖叫声自电话中扩散开来:“呀——!!!怀的是谁的孩子?”

倭弯起眼睛:“我的。”

 

“那个时候你还真是敢说啊。”江夜趴在倭的背上玩弄她的头发,倭回过头,依旧是眉眼弯弯的样子:“怎么,你不喜欢小孩子?”

江夜一向冷漠的表情难得缓和下来:“是不喜欢,但是如果很像你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6两个人的未来

曾经的我们面临被迫分离的命运。

为了反抗,我们抛却了唯一的容身之所,逃到了谁也不认识我们的地方。

未来是未知的,但是如果没有你,我不会拥有任何未来。

你是我的牺牲者,你是我的命运。

以后请多多指教,中野倭。

 

7断裂的琴弦

“倭,你不要再制造噪音了!!”忍无可忍的江夜冲着阳台吼道,倭一脸无辜的举着小提琴:“江夜你这么说,我真的很受伤啊。”

“你真的拉的很难听啊!!!”

自从倭心血来潮买了把小提琴之后,这样的对话几乎每天都在上演。

这一天的江夜也像平常一样忍受着倭的穿脑魔音。很突兀的,一声断裂声响起,紧接着是重物倒下的声音,死一般的寂静顿时弥漫开来。

“倭!你怎么了?”

倒在地上的中野倭紧闭着眼睛,身边扔着琴弦断裂的小提琴。

 

8天使与死神

“病人的情况非常危险,她的脑部有着不可逆转的损伤,而且似乎由来已久,我认为这可能与基因的缺陷有关系,请你做好最坏的打算。”

医生的话语在江夜的脑海中不断地回响,她看着手术室紧闭的大门,指甲深深地刺入手心。

“手术中”的灯灭了,身着白大褂的医生看着江夜恐惧的脸缓缓说道:“病人已经暂时脱离生命危险。”

后面的话语,江夜一句都没有听见。

“谢谢。”

江夜动了动嘴唇,最终只吐出这两个字。那普通的白大褂在她眼中犹如天使的翅膀般洁白。

把倭的生命从死神的手中抢回来的天使。

 

9请看着我

“倭,立夏写信过来了,他问我们最近怎么样,我要不要回信给他?不过一直以来的回信都是你写的,我根本不知道要写什么,你教我好吗?”

“倭,今天我整理旧东西的时候,找到了你小学的校服。真的好小啊,简直不敢相信那是你穿过的。”

“倭,我又买了新的CD,你猜猜是什么的?是流行音乐哦,这下你不能说我的爱好像老太婆了吧。”

“倭,那把小提琴的弦已经接好了,你什么时候继续拉?说实话你拉的真的很难听,但是我已经习惯了,家里太安静反而不太舒服。”

“倭……你为什么不看着我?”

“倭,不要再睡了。”

江夜抓着躺在病床上的倭的手,低喃着无人应答的话语。

 

10陌生人

“你只要属于我就好了!”倭的脸不知为何有些模糊,但是话语还是一样的坚定。江夜不由自主地向前一步,伸手想要将她拥进怀里……

眼前的景象突然消失,江夜扭了扭酸痛的脖子,有些茫然地盯着眼前的白色墙壁。

是梦啊。江夜叹了口气,居然坐在椅子上睡着了。她站起身来拉开窗帘,看着洒落的阳光随口说:“天气真好啊。”

“是啊。”

江夜顿时僵住了,她缓缓转身,看见倭坐在床上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她依然笑着,那笑容和第一次见到江夜时有些相似:“初次见面,请问你是?”

 

11被颠覆的世界

“病人虽然已经苏醒,但是因脑损伤造成失忆,因为是不可逆损伤,所以恢复的可能性很小。以后还会陆续出现并发症,请做好心理准备。”
江夜喘着气站在水池边,无法消退的恶心感一阵阵上涌。她按住胸口,眼神迷茫。
上一次出现这样的感觉,是在恐惧与倭分离。
但是这一次,至少倭还在。
江夜轻轻拭去脸上的泪,推开了病房的门。
“你好,我是坂上江夜,我一直在等你哦!”

江夜带着灿烂的笑容看着病床上的倭。
就好像倭第一次见到她时一样。 

 

12爱上一条鱼

并发症果然陆续出现了。
短短几个月时间,倭的记忆力迅速消退,身体机能也出现了各种问题,甚至好几次在生死边缘徘徊。每日处于恐惧之中的江夜身心俱疲,却还是日夜守在倭的身边。

只是因为惧怕下一秒她可能就会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江夜握着熟睡的倭的手,凝视着窗台上的鱼缸。

“中野倭的大脑受损过于严重,她的记忆力几乎已经完全被摧毁。现在她的记忆只能维持七秒钟,任何记忆对她来说就好像落在皮肤上的雪花一样,立刻就消失了。”

医生的话再次在江夜耳边回响。

听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

就像现在的你一样。

 

13破碎的相框和心

“滚出去!!”伴随着尖利的叫声,江夜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病床上的人依旧疯狂地吼叫着,抓起附近一切可以拿到的东西胡乱扔着。江夜艰难地撑起身体,默不作声地收拾着一片狼藉的地板。

“啪”,清脆的碎裂声在江夜的身边响起,她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愣愣地看着手边的一堆碎片。原本精致的玻璃相框已经变成了四散的残渣,静静地覆盖着照片上笑的灿烂的两人。

江夜机械地拾起照片,眼神空洞地将不成形的玻璃碎片丢进垃圾桶。碎片逐渐增多,最终将垃圾桶中的纸条完全盖住。

“病人由于脑部受损而出现了强迫症、焦虑症以及暴力倾向,其症状为焦虑狂躁,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纸条上的字迹依稀可辨。

 

14温柔的眼睛

江夜的生活完全变成了两点一线。每天往返于医院和打工地点成了她生活的全部。对于她来说,这比接连不断的战斗甚至都要辛苦得多,但是她却感觉不到疲累。或者说,她的身心都已经麻木了。

江夜像往常一样给倭换下衣服,很突然的,手腕被倭一把抓住,然而江夜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自倭被确诊暴力倾向和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后,她已经习惯了倭时不时的袭击。

不过这一次似乎有些不同,倭的手指轻柔地攀附着江夜纤细的手腕,白色的绷带分外刺目,那是江夜在工作时不小心弄伤的。在战斗中受过无数次伤的江夜根本没有把这点小伤放在心上,她漫不经心地抬头,却在对上倭的眼睛的那一刻愣住了。

柔和关切的眼神,倭有些胆怯的表情让江夜有些恍惚,朦胧中好像看见从前自己受伤时,倭那双似乎能够抚平一切创伤的温柔的眼睛。

自从倭送她的相框碎裂之后,江夜就再也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然而此刻她却有了一种号啕大哭的冲动。

 

15噩梦

“如果我拖累了江夜的话,我就去死。”

倭带着轻松的表情说完这句话。下一秒,无数的钢针倾泻而下,贯穿倭的身体。鲜明的红色顿时弥漫开来,染红了眼前无尽的黑暗。

江夜挣扎着从梦境中醒过来,衣服和头发都被冷汗浸透了。她喘着气坐在床上,愣了好久才意识到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

她不由自主地望向身边的倭,那张沉睡的熟悉面孔让她有种安心的感觉。

你从来都不是我的拖累。

而我惧怕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你的消失。

 

16谁的疼痛

“早上好,倭,今天……”

后半句话硬生生地卡在了喉咙里,江夜脸色苍白地站在病房门口看着洒满鲜血的床单。倭面无表情的拿着小刀,像是切水果一样漫不经心地在手腕上划出道道痕迹。

无法言喻的恐惧再次上涌,江夜踉踉跄跄地冲进病房夺下了倭手中的刀子,倭满身的鲜血刺得江夜眼睛生疼,剧烈的眩晕感让江夜几乎无法站立。

她想起从前也曾这样做的自己和捧起自己手腕的倭。

“你这样做的话,就算手腕不痛,我的心却很痛。”

倭曾经说过的话在江夜耳边萦绕。

江夜从来都不明白何为疼痛,但是此刻她只觉得心如同被撕裂一般。

原来疼痛是这种感觉。


17她的泪水

倭安静下来的时候就像个孩子,尽管她安静的时候很少。

“要走了吗?”听到倭的声音,江夜回过头,与倭视线相交。倭轻轻低下了头,江夜的唇角扬起柔软的弧度,走到倭的身边轻轻握住她的手。

“没关系的,我很快就会回来。倭要按时吃药哦,我不在的时候不可以再弄伤自己,明白吗?”江夜轻抚着倭的头发,用无比轻柔的语气安慰道。

“我很害怕。”倭低声打断了江夜的话,江夜微微一怔。

“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周围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倭抬起头,清亮的眼泪沾湿了她的脸颊,“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每次看不见你的时候我都觉得很害怕。所以……所以……”

江夜不由自主地握紧了倭的手。

“别担心,我永远都会在你身边。”

 

我第一次看见倭的泪水,是在我们面临分离的命运的那个晚上。

这是我第二次看见倭的泪水,而我希望这也是最后一次。

 

18命运的玩笑

“这种东西居然还留着啊。”江夜看着无意中从旧书柜中翻出的一堆信件,有些无奈地自言自语。信封上的笔迹还留着孩子般的稚嫩,寄信人那一栏无一例外地填着“青柳立夏”。江夜摇了摇头,随意地翻阅起那一摞信件。

瞳老师参加了运动会结果把脚扭伤了。

弥生买的新游戏很有趣。

唯子和弥生又因为参加社团的事情吵架了。

草灯……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一点点小事都可以当作天大的事情一样。”江夜随手放下手里的信件,嘴角却忍不住上扬:“十封信倒是有九封信都会提到草灯,果然是不知道怎么掩饰心情的小孩子。”

自言自语地说着,江夜脸上的笑意却越来越浓。她伸手整理散落一桌的信件,猝不及防的,眼泪一滴滴流了出来,打湿了信纸。

瞳老师,唯子,弥生,草灯……

名为LOVELESS的立夏得到了这么多人的爱。

名为ZERO的我却真的失去了所有,而到最后,命运就连倭都想从我手中夺走。

这是一个多么残酷的玩笑。

 

19抑郁症

又失眠了。

江夜睁着毫无生气的眼睛盯着天花板。身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她转过头,倭安宁的睡脸映入她的视线。

记不清这是第多少个无眠的夜晚,江夜只能看着倭的面容来熬过漫长的黑夜。天色已经微微发白,江夜有些浑浑噩噩地撑起身体,脸埋在膝盖里一动不动。

护士推门而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情景。她无声地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江夜的肩膀。江夜缓缓抬头,浓重的黑眼圈衬着苍白的脸色,让她看起来憔悴得吓人。护士看了看熟睡的倭,将手中的托盘递给江夜:“坂上小姐,这是你的药。”

江夜机械地接过,很久才吐出两个字:“谢谢。”

诊疗室里,医生疲惫地伸了个懒腰,习惯性的在口袋里摸索手机,却摸到了一张纸片。他随手掏出纸片准备丢进垃圾桶,却在目光接触到上面的字时停顿了一下。

姓名:坂上江夜

诊断结果:抑郁症

 

20自杀未遂

江夜机械地扯下手腕上的绷带,深浅不一的伤痕触目惊心,那是刀子曾经划过手腕的证明。她缓缓推出美工刀的刀刃,面无表情地盯着刀尖。

“我总是想着要去死,因为活着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她曾经这么说过,而且直到现在她也没有改变想法。

只要一下,就什么都能结束了……

江夜把刀尖对准动脉,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在她身后响起:“你在做什么?”

刀子顿时掉在了地上,江夜难以置信地回过头,看见倭一脸恐惧地站在自己身后。

“你要离开我吗?”她颤抖的声音把江夜拉回现实。

“但是,如果是和倭在一起的话,那我就不要死了。”

她曾经说过的、一度被遗忘的话语又再次回想了起来。

江夜抱住身后的倭,放声大哭起来。

 

21深渊

“倭她到底怎么了?”

“脑损伤的并发症一直在持续,中野倭的免疫力现在已经低的可怕,就连微不足道的感冒对她来说都是致命的。从现在开始,她必须时刻呆在无菌病房里。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残忍,但是很抱歉,坂上小姐,你以后再也不能接触中野倭,如果你想让她活得久一点的话。”

江夜躺在凌乱的床上一动不动,如同生命被抽离身体一样。如果不是偶尔眨动的眼睛表明她还活着,她现在的状态跟死尸已经没什么两样了。

她不知道自己已经躺了多久,事实上时间的流逝对她来说已经毫无意义。

“倭。”

她在黑暗中喃喃地重复着倭的名字,干涩的眼睛已经流不出泪水。她轻轻闭上眼睛,感觉自己似乎处于无底深渊之中。

那是一片名为绝望的深渊。

 

22黑暗中的星光

“喂~阿姨~”

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了声音。江夜努力把意识从浑浑噩噩的状态拉回来,缓缓睁开了眼睛。

“呜哇!吓我一跳,原来你还活着啊。”

如果是从前的江夜也许会皱起眉头下逐客令,但是对于现在的江夜来说,不管发生了什么都是毫无意义。她麻木地看着出现在自己的一张脸,有着一头绿色长发的少年一脸困扰的表情望着她。

“喂喂,你这副样子看起来好像真的会死一样啊,”他有些无奈地在江夜身边坐下,“如果不是立夏一直说很担心你,我才不会来看你呢。别这么没精神啊,你的牺牲者如果知道的话也会很难过吧?”

江夜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嘴唇轻轻地动了动,吐出一句几乎听不清的话语:“如果目奈津生死了,你会怎么样?”

“你闭嘴!”少年猛然站了起来,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房间里一时间沉寂下来。江夜维持着完全一样的姿势,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说道:“看望一个死人是没有意义的,回去吧,瑶二。”

瑶二沉默了很久,才轻声开口:“立夏已经知道了中野倭发生了什么事了。”他等了一会,见江夜还是毫无反应,无奈地继续道:“我们觉得渚老师大概会有办法,草灯已经让律老师联系了渚老师,渚老师说……她愿意帮忙治疗中野倭。”

江夜猛然坐了起来,直直地盯着瑶二。瑶二有些不自在地别过头:“条件是你要回到‘七之月’,继续做渚老师手下的战斗机。你考虑一下吧。”

“不用考虑了。”江夜沉声回答,眼睛里闪动着异样的光。

“我要救倭。”

 

23不存在的奇迹

“好久不见了,渚老师。”江夜面色平静地看着眼前穿着萝莉装的人,冷静的样子与目渚的反应形成了鲜明对比。

“真是的,江夜你连一句话都不说就走了,我很担心的耶!毕竟是自己最优秀的作品,就这么消失掉真的很不甘心耶!江夜你就没什么要说的吗?!”目渚的手指几乎戳到了江夜的鼻子上,即使如此江夜的表情还是丝毫未变:“非常抱歉,渚老师。我的来意您应该听律老师说了吧?您之前答应了我会救倭,我会回到‘七之月’,所以请您……”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目渚打断了她的话,动作夸张地握拳,“你真是跟从前一样一点都没有变,眼睛里只有倭,老师我好伤心啊~”

“那么,拜托了。”江夜的眼睛里划过一丝久违的光芒。

一个月后,江夜接到了草灯的加急信件,薄薄的一张纸在江夜手中却似有千斤重,她颤抖着手拆开信封。

“渚老师对中野倭的病束手无策,没有告诉你是因为她不想让你再次离开。我觉得给你无望的希望还不如让你知道真相,剩下的就靠你自己决定了。”

信纸从江夜手中滑落。下一秒,江夜就像纸一样轻飘飘地倒了下去。

 

24无神论者

我们出生在大家的期盼中。

虽然我们很普通的孩子,但是大家都很爱我们。

我们从小到大一直在一起,手牵着手走过熟悉的路,你的手有种让人安心的温度,我很喜欢你握住我的手时的那种柔软。

我们和所有的情侣一样,自然而然地约会、拥抱、亲吻,最后在大家的祝福声中踏上红地毯,你笑着对我伸出手,金色的眼睛如同星星一样闪亮。从此以后我们就像童话一样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永不分离。

命运对我们如此厚爱,我们是神的宠儿。

江夜轻轻地合上笔记本,视线穿过厚重的玻璃落在床上那张苍白的脸上。

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神吗?

我想,大概是不存在吧。

 

25“你是我的妈妈吗?”

“很抱歉,坂上小姐,中野倭的情绪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所以……已经没有护士愿意照顾她了……”

“我明白了。”隔着玻璃看着倭有些扭曲的脸,江夜平静地回答。

江夜的生活再次回到了两点一线,和从前唯一的不同只是多了一身隔离服而已。和从前一样时不时歇斯底里的倭,经常大吼大叫的倭,莫名其妙对江夜大打出手的倭,不管怎么样都好,对江夜来说,只要倭还活着就是一种幸福。

倭已经极少有意识清明的时候,她的智力也在急剧退化,就像是不懂事的孩子一般,已然找不出从前那个成熟乐观的女孩的半点影子。尽管如此江夜的照顾依然一丝不苟,细致程度连见惯生死的医生都唏嘘不已。

“乖一点,倭,不吃饭是不可以的哦。”江夜轻声细语地哄劝着不肯吃饭的倭,疲倦的脸上却不失温柔的神色。好不容易给倭喂完了晚饭,江夜如同往常一样细致地擦洗着倭的脸。

“请问……”

听到倭的声音,江夜停下了动作,倭的表情有些疑惑,目不转睛的盯着江夜:“你是谁?是我的妈妈吗?”

江夜看着倭无邪的眼神,心里的酸楚简直要满溢而出,但是她只是微笑着摸了摸倭的头发:“嗯,我是你的妈妈。”

 

26抛弃你还是明天

“江夜!你为什么又不打招呼就走了!已经是第二次了耶!”听着电话里熟悉的大呼小叫,江夜觉得有些头痛。

“真是的!你可是我的得意作品!只要交换了牺牲者,你就是无敌的了!为什么总是这么固执!一直放不下倭只会浪费你的才能,你难道要抛弃自己的未来吗?”

“渚老师,”打断了那边的滔滔不绝,江夜看了一眼倭的病房:“倭……已经没有救了,是吧。”

电话那头出现了短暂的沉默,江夜自顾自地继续说了下去:“我有在考虑的……我的未来……等到倭离开我的那一天……”

 

挂断电话后江夜有些无力地靠在墙上,她无意识地捏紧了手机,看向倭的病房房门。

“我的……未来……吗……”

叹息一般的喃喃自语,泪水自江夜的脸颊滑落。

“没有你,我根本就没有明天。”

 

27名为爱的童话

我们最后像童话一样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永不分离。

江夜有些神经质地一遍遍看着笔记本上的这句话。

奇迹与童话,都是不存在的。

她想合上笔记本,但是想了想,还是在最后又写下了一句话。

这个童话的名字,叫做爱。

 

28执子之手

死生挈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江夜愣愣地看着这句话。

那是倭从前心血来潮对中国古诗产生兴趣时写下的。字迹歪歪扭扭就像是小孩子写的一样,江夜还记得倭写完这句话给她看时她还毫不留情地吐槽了几句。

“诶~江夜真的好过分啊!我可是很用心地在写的!”

“你真的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江夜头也不抬,倭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就是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的意思~”

“死生挈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江夜回忆着从前倭的说法,用生硬的中文念着这句话,脸上扯开了一个扭曲的笑容。

“我明白我该做什么了,倭。”

 

29蓝天的尽头

江夜面无表情地坐在手术室的门外。

签了太多次病危通知单,反而已经没有了感觉。她麻木地看着“手术中”几个红色的字,连紧张的力气都没有,只是静静地等待着结束。

门打开了,江夜看着被推出的倭,满心满脸的波澜不惊,连自己都有些奇怪竟然能够这么平静。她轻轻地拿掉盖在倭脸上的白色床单,看着那张如同熟睡一般的安详面容。

“抱歉……”医生站在江夜身边欲言又止,最终只是也叹息一声,转身离去。

江夜温柔地轻抚着倭的脸颊:“晚安,倭。”

 

把所有的东西都打包完毕以后,江夜回到了她和倭曾经的家。

她沉默地扫视了一眼落满灰尘的房间,到处都遗留着倭的痕迹与气息。她看着被倭贴了满墙的照片,突然笑了起来。

江夜拉开窗户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街道,这个世界并不会因为少了一个人而有什么改变。她抬起头,即使倭不在了,天空也依旧满怀美丽的蔚蓝,悠远而深邃。

江夜的手机响了起来,铃声在寂静的房间里一遍遍地回响,最终归于沉寂。

 

30那首合唱的歌

“起风了。”瑶二看着远处随口说道。立夏就像是没听到一样,连站姿都没有丝毫改变,许久才低低地回应道:“嗯。”

“我们该走了。”草灯轻轻地拍了拍立夏的头以示安慰,目光转向镶嵌在墓碑上的合照。照片中的中野倭和坂上江夜灿烂的笑脸映衬着灰色的墓碑,让本就沉重的气氛更加压抑了起来。

“走吧。”奈津生把手中的百合花仔细地在墓前摊开,看了看石雕一样的立夏,叹了口气。

一行人的背影渐行渐远,落在最后的草灯回过头再次看了一眼墓碑,转过身回到坟墓前,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卷录音带放在了墓碑上。

“你大概一直都不知道吧,”他看着照片上的江夜,平静地说道:“中野倭在发病之前,一直在跟我学弹钢琴。虽然这个只是半成品,但是我觉得你应该不会介意的。”

他抬头看了看渺远的天空,疾步向远处立夏的背影追赶过去。

录音带上的几行字已经有些模糊,但是还是能看的出来是倭的字迹。

“紧紧相牵的羁绊

送给江夜

希望有一天你唱这首歌时我可以为你伴奏”

 

The End


评论(7)
热度(3)

© BLUE CA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