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拖延症患者,常年冷圈体质。一条废咸鱼

【K】【礼娜】The Others

*平行世界短篇合集

*每个部分都是独立的平行世界,并没有什么联系_(:3 」∠ )_

*所有世界观将会在最后进行统一解释,如有不明白请移步最后_(:3 」∠ )_


  2016年10月1日,东京法务局户籍科,第四分室。

“打搅了。”伴随着细小的声音,华丽的大门被缓缓推开,屋子里响起了细碎的脚步声。然而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动作丝毫未变,似乎对于这种不请自来的行为习以为常。

“今天天气很好呢,礼司。”少女坐在沙发上看向对面的人。阳光透过百叶窗洒在室内,为气氛肃穆的室长室增添了几分温暖的气息。男人翻过一页书,头也不抬地说:“我记得今天似乎不是休假日呢,你逃课了?”

“你还不是一样吗?我还以为你会在工作。”安娜抿了抿嘴唇,宗像轻笑一声抬起了头,安娜的视线落在他手中的书上:“这是什么书?”

“《平行世界》,加来道雄著,”宗像合起书看向安娜,“与原宇宙平行存在着的既相似又不同的其他宇宙。在这些宇宙中,可能存在着跟我们完全相同的人;同时在这些不同的宇宙里,事物的发展会有不同的结果。还真是很有意思的理论呢。栉名君觉得呢?”

“不同的……结果。”安娜直视着宗像,轻声回答道:“礼司,如果不同的世界里也存在着我们,你觉得我们会是怎么样的结果?”

“我不喜欢考虑这样虚无缥缈的事情。平行世界的存在说到底也不过是无法论证的理论而已,不必如此认真。”宗像再次笑了起来,“不过,如果真的存在这种事情,不知栉名君的能力是否能够感应到呢?”

回答他的是一片沉默,安娜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宗像并未在意,随手将书放在一边,取过桌子上的文件开始批阅。

“平行世界……吗……”细微的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自安娜唇间流出。

 

Part 1 我遇见谁

少女蜷着身体坐在椅子上,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三年前她答应了不会再走出这个房间。在此之后,她的命运似乎就已经注定了。成为青之王,这就是她生命的全部意义。或者说,是别人强加给她的意义。

“你是王的容器,你要依赖一般人的话,就只会给那个人带来不幸。”御槌曾经这么对她说过,对此她深信不疑,因此三年来她再也没有想过要去依赖任何人,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房间,孤独地一个人生存。或者说,已经不能被称为“生存”,而只是“消磨生命”——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今天也是一样。

“今天也请好好努力,栉名君。”

“是。”

日复一日的机械对话,不带有一丝感情。

三年的时间,安娜已经可以熟练地到达石板之间,并与石板进行连接。然而每一次她试图更进一步时,总有一股不可知的力量阻挡着她。为此御槌焦躁不已。

“每一次,每一次都是。明明你是有这个资质的,明明已经到达了石板的,可是为什么你一直都无法成为王?明明只差一点我就可以解开石板的秘密!”御槌有些狂躁的喃喃自语。梦寐以求的石板秘密近在咫尺却又无法触及,安娜冷漠地看向神经质一样踱步的御槌,嘴角漾开嘲讽的弧度。

做什么都是没用的。因为对你来说,我并不是一个人,只是一个容器而已。

“别担心,栉名君,”看到安娜毫无波澜的眼神,御槌的口气稍微柔和了些,“时间是很充足的,况且你也每天都在进步。你也明白的吧,当你成为青之王的时候,你就可以堂堂正正地君临世界,为了那一天的到来,你必须……”

“不要说了。”安娜打断他,这段话她少说也听了几百遍。在第一次听到时,她曾经问过:“如果我拒绝的话,会发生什么?”

御槌听到这句话时表情扭曲了一瞬间,但是很快又恢复了正常:“你没有拒绝的余地,因为只要你存在,就会危害周围的人。”

这是安娜早已明白的答案,在父母遇害以及试图把她带出中心的穗波也险些惨遭毒手后,她再也没有问过这些无意义的问题。

 

轻轻地闭上眼睛,如同往常一样,安娜将意识集中于弹珠上,轻车熟路地到达御柱塔石板之间并连接了石板的意识。这件事她做了无数遍,然而今天与往常似乎不太一样。从前的石板在她靠近时总会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试图将她弹开,然而今天却并非如此。而且,今天的石板似乎有些躁动。安娜有些奇怪,然而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石板便突然开始发光,强烈的光芒包裹了安娜,接着她便失去了意识。

睁开眼睛时,安娜发现自己漂浮在一片虚无之中。她抬起头,石板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这是一种安娜从前看不到的美丽的颜色。同时在安娜身前的还有一个挺拔的青年,他身上同样散发着美丽的光芒。一瞬间,安娜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她几乎忍不住想要笑出来,这下御槌的努力和心思全部都白费了。

新任的青之王诞生了。安娜想着,一边努力想看清青年的样子。

那是个面容清爽的青年,清俊的脸上带着冷静的微笑,不知为何那副纤长的身躯透出让人心安的力量,似乎没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到的。他似乎没有看见安娜,只是一直饶有兴趣地注视着石板。

“你要依赖一般人的话,就只会给那个人带来不幸。”御槌的话在安娜脑海中响起。如果我想要依赖他呢?如果是他的话……应该是,可以依赖的吧?

“请救救我。”安娜发出了三年以来的第一声请求,“拜托你,可以救我吗?”

她感觉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眼前的景象也不再清晰。她用尽力气发出了最后的请求:“拜托你,请带我走吧。”

她似乎看到青年朝自己的方向看了过来,紧接着她便失去了意识。

“怎么样?”再次醒来的时候,御槌焦急的面容出现在她的视线中。安娜转开视线看向天花板:“失败了,完完全全的失败。放弃吧,所长。”

 

两个月后,异能力者研究中心对于异能者的非人道改造行为曝光,御槌被紧急逮捕后交由黄金氏族处置,包括安娜在内,原本被困在中心的异能者均被救出并送往特殊病院进行治疗。

安娜安静地躺在病床上看向窗外的天空。素洁的青色,让她想起那天看到的美丽的光芒。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病房的门被推开,安娜收回视线,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站在她的病床前。他穿着青色的制服,和那天闯入中心的那些人一样。

“今天觉得怎么样,栉名安娜君?”青年含笑看着她,安娜微微点头作为回答。青年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开口道:“客套话我就不多说了。有件事想要请教一下栉名君。听说栉名君的感应能力强大到甚至可以连接石板,那么……”青年扶了扶眼镜,遮住了目光,“在我成为王的那一瞬间,呼唤我的人,是你吧。”

安娜轻轻地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不会记得我呢。”

青年也笑了,他微微躬身,向安娜伸出一只手,用郑重的口气说道:“那么,我也有一个请求,栉名安娜君,我现在诚挚地邀请你加入Scepter4,不知阁下意下如何?”

安娜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他周身泛着淡淡的青色光芒,和红色完全不同的颜色,安静的,深邃的,却又温暖美丽的颜色。她缓缓地伸出手,小巧的手覆上他宽大的手掌。一向冷漠的表情此刻无比柔和:“那么,以后请多指教,第四王权者,青之王,宗像礼司。”

淡淡的青色光芒与透过窗户的阳光交相辉映,照亮了整个房间。

Part 1 我遇见谁 完

 

 

Part 2 生存游戏

这里是……哪里?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啊……我想起来了……这是……游戏……

“2012年x月x日,苇高学园的部分学生在郊游途中离奇失踪,其中包括一名年仅11岁的少女。距离发现他们失踪后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目前搜寻工作仍在进展之中。”

 

栉名安娜第一次在岛上见到宗像礼司,是在两个星期前。

“郊游中途突然晕过去,醒来之后便被带上了无人岛,被套上装有窃听器和炸弹的项圈玩什么生存游戏。游戏规则很简单,利用配发的武器互相残杀,最后活下来的人即是胜利者,这可真是个糟糕的游戏啊。你说是吧,安娜。”无奈地笑着,十束把视线转向靠在他身边的少女。

“安娜?你怎么了?”

没有回应十束的话语,少女艰难地呼吸着。十束担忧地轻抚她的额头,对靠在树上的人说:“不妙啊,烧的更重了。要是不赶紧退烧的话就糟糕了。king,你听见了没有?”

“啊……”周防尊揉了揉一头乱发站直身体,“找找有没有诊所一类的地方吧。”

朦胧之中,少女感觉到自己滚烫的身体被抱起,外界的声音在她听来十分模糊,头痛欲裂。我大概会死吧,她迷迷糊糊地想着。时间的流逝已经感觉不到了,好像过了很久很久一样,似乎有模糊的说话声传来,即使已经神志不清,她依然辨认出其中一个声音并不属于周防尊或者十束。

“哦呀,周防尊,你怀里那个小女孩看起来情况很不好啊。”

“你少多管闲事。”

安娜努力地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让她无法看清另一个人是谁,只能隐约看到那个人蓝色的发与纯白的制服。青部的人吗,这么想着,安娜努力让意识保持清醒,无奈高烧带来的眩晕让她几乎无法再捕捉外界信息。

“关心每一位学生是我作为苇高学生会长的义务。”安娜只听到这句话,之后便彻底地陷入了沉睡之中。

再次醒来的时候,安娜感觉头痛缓解了许多。守在一边的十束一见她醒来便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安娜,醒过来了?感觉怎么样?这一次真的是多亏宗像会长的救治,不然你就危险了。”

“宗像……会长?”安娜吃力地吐出几个字。十束轻轻地理了理安娜的头发:“没错,是宗像会长给了我们退烧药,并给你做了退烧处理。平时看不出来,他还是挺会关心人的嘛。”

青部部长兼苇高学生会会长,宗像礼司……吗。安娜默默地想着。

这是在这个岛上,安娜与宗像的第一次见面——或许算不上见面。

栉名安娜第二次见到宗像礼司的时候,她已经失去了可以庇护她的人。

“多多良,尊……”安娜躲在树丛里抱紧双膝。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两天前,十束多多良被人偷袭,中枪后失血过多而死。

一天前,周防尊遇到袭击十束的无色部部长,为保护安娜与其同归于尽。

失去了一切庇护的我,已经不可能从这个游戏中活下去了。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上方传来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哦呀哦呀,你是?”

安娜抬起了头,蓝色的发,纯白的制服。苇高学生会会长,宗像礼司。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赤部的那个总是跟着周防尊的特别生,叫做栉名安娜吧。”

安娜一言不发地抱着膝盖坐在地上,对眼前的人视而不见。

“哦呀哦呀,你不愿意说也没办法。不过像你这样的小女孩一个人是没办法在这种游戏里生存下去的吧。不如以后跟着我如何?”

依旧是一片沉默。不过宗像倒是完全不在意,自顾自地继续所道:“其实你原本并不在郊游名单上的吧,本来不会被卷入这件事的。”

事实上正如宗像所说,原本安娜并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然而由于她坚持要跟随周防尊,结果被卷入了生存游戏中。安娜是特别升学进入苇高的学生,年仅11岁,在校内一直受到赤部部长周防尊的庇护。她不可能拥有对抗高中生的力量,唯有获得强者的庇护才能活下去。宗像的提议并非全无道理,然而这样的环境下,谁才是可以信任的人呢?

安娜维持着不变的姿势开口:“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关心每一位学生是我作为学生会长的义务。”笑意盈盈的紫眸透过镜片看向安娜。

“敷衍的理由,”安娜抬起头,目光咄咄逼人:“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打算在这个游戏中取胜吗?”

“不,”宗像收起了脸上的笑意,郑重其事地回答道:“我的目的是让尽可能多的人取胜。”

栉名安娜最后一次在岛上见到宗像礼司,是在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

“这就是你的计划吗?”安娜看着从自己脖子上拆下来的项圈,“青部部长兼学生会长,好像并不只是徒有虚名呢。”

“过奖,”宗像轻轻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整个计划其实有着诸多漏洞,而且需要足够的时间与人手,不过,值得一试。我已经集结到了所有在岛上的青部部员和部分普通学生,还有,栉名君,”宗像微微倾身,对安娜伸出手,“我也需要你的帮助。”

安娜微微地笑了笑,纤细的手指攀上宗像的手:“我知道了,礼司。”

我会尽全力帮你取得你的胜利。

因此在最后的环节,准备回到宗像身边的安娜在密林深处看到主办人之一向宗像事先决定好的逃跑起点方向走去时,她毫不犹豫地冲那个人开了枪。

连高中生都无法对抗的纤弱少女,面对成年男子更加不可能取胜。抱着必死的决心的安娜在树林深处与被她打伤的人周旋,尽可能地让他远离宗像的大本营。尽管体格和武器上的差异过于悬殊,然而常年跟在赤部部长身边的小女孩战力依旧不可小觑,尤其是在她拼上了性命的时候。

主办人倒下的时候,安娜也已经失去了站起来的力气。听到预定的爆炸声,安娜看向小岛中央游戏主办人大本营所在的方向升起的浓烟与火光,脸上漾开了一抹微笑。

成功了啊,礼司。不过啊,我好像失败了呢。

“尊,多多良……”蜷缩的少女发出细弱的声音,“抱歉,我好像不能活下去了。不过,你们会原谅我的吧?”

身体上的疼痛愈加剧烈,沉重的眼睑慢慢地合上。最后出现在脑海里的,是镜片后那双笑意盈盈的紫色眼眸。

“哦呀哦呀,你可真是乱来啊,”抱紧怀中气息微弱的少女,宗像快步朝岛外走去,肃穆的眼神映衬着身后的冲天火光,没由来的让人心生恐惧。“看来我在那天对你的定义完全错误了呢,即使没有我的保护,也许你也可以在这里生存下来吧。”

这么自言自语着,宗像一直未曾放慢速度。透过纵横交错的树木,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到小岛边缘的船只以及忙碌的学生。宗像的嘴角微微扬起。

“我的目的是让尽可能多的人取胜,当然也包括你,栉名安娜君。”

视线中的小岛逐渐缩小,与海平面连为一体,直至最后完全消失。

Part 2 生存游戏 完

 

Part 3 拜托了,老师

位于东京湾的超•苇中学园,汇聚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学生,其中不乏许多拥有特殊能力的学生。他们组成了各种各样的特殊社团,与普通学生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和谐共处,互帮互助。而赤部就是其中的一个社团……

“这种话早就已经听了几千遍了吧,用这种东西能吸引到新生入社吗?连室长这种人都不会在意这种说辞的吧,简直无聊得可以。”一脸不耐烦的伏见打断了镰本的棒读,“话说,赤部不是一直都是来的是谁就是谁吗?今年怎么突然想要招收新生入社了?到底又是在玩什么?”

“嘛嘛~伏见,不要这么暴躁嘛,”草薙出云笑了笑,把一杯咖啡推到伏见旁边,“因为觉得整个社团性别实在是很失衡啊,虽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如果能够招收到可爱的女孩子入社来调剂一下气氛,轻松一下不是更好吗?”

“啧,要说可爱的女孩子的话,你们顾问老师的那张脸已经够可爱的了。”伏见一口气喝掉咖啡,把杯子推回草薙手边,“打搅了,既然室长不在这,那我就走了。这种关键时刻,室长又丢下工作跑去哪里了啊?”

听着伏见逐渐消失的抱怨声,草薙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青部的部员也很不容易啊。”

“要说的话,我们的顾问——安娜老师,确实是长的够可爱啊。”镰本把那张宣传稿丢在沙发上,“完全看不出来竟然是29岁的女性。不过……”想到安娜单手拎起夜刀神狗朗的脖子时,镰本忍不住背后一阵寒意:“可爱是可爱,但是完全不会让人觉得轻松吧。”

“阿嚏!”空荡荡的职员室里,安娜揉了揉鼻子,头疼地看着桌上的作业本。

“这已经是这学期美咲第四次作文不及格了。”她无奈地摇摇头,把作业本放到一边:“再这样下去,美咲肯定又会留级的。”

实在是没有心思继续批改作业。最近气温骤降,安娜有些着凉,大脑昏昏沉沉的。她揉揉酸痛的太阳穴站了起来,打算在校内四处走走散散心。

今天是休息日,很多学生不是呆在宿舍,就是出去放松了。学园里和平时相比显得有些空旷,不过安娜显然不会在意这些。平时Homra总是热血沸腾的一群人聚在一起,因为感冒而觉得头晕的安娜现在完全不想听到八田美咲的大嗓门。“真是不知道他们每天为什么都有那么多精力呢。”安娜一边自言自语地说着,一边走到了她的秘密基地。

第五音乐室是教师专用音乐室,学生禁止使用。话虽如此,事实上也没多少老师会来这个地方。每个学校都总会有些“不可思议怪谈”之类的传说,第五音乐室的钢琴自己会响的说法在学校里流传已久,加之第五音乐室在苇中所处位置有些偏僻,几乎不会有人造访。对安娜来说这里是心烦时的绝好去处。事实上并没有人知道身为语文老师的安娜在音乐方面颇有造诣,而第五音乐室的传说事实上的罪魁祸首就是在其中弹奏钢琴的安娜。

不过,今天的情况有些不同。

站在门口的安娜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个光明正大闯入第五音乐室而且还占据了她常用的那架钢琴的人。纯白的制服,青色的臂章,靠在琴凳上那把标志性的天狼星,无不昭示着来者的身份。

超•苇中学园,青部部长兼学生会长,宗像礼司。

宗像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安娜的到来,琴声未停,连动作表情都没有丝毫变化。直到一曲终了,他才站起身,面对着门口的方向微微倾身:“早安,栉名老师。”

“这是教师专用音乐室吧,你怎么会有钥匙的?况且,身为青部部长却在这里弹钢琴,青部的工作不要紧吗?”安娜有些无奈地走进音乐室,坐在宗像附近的椅子上。坦白来说她并不想在这里遇见宗像,毕竟青部和赤部的关系一直剑拔弩张,除此之外,她对于眼前的人并不了解。

“偶尔的放松也是有必要的,老师。”宗像含笑回答道:“钥匙的话,作为学生会长的我稍微地用一点手段就能拿到。至于工作……”他推了推眼镜,“我认为伏见君完全有能力在没有我的情况下完成工作。”

“……”只怕猿比古现在正一脸不耐烦地到处找你呢吧,部长这个样子真的可以吗,你的青部为什么还没有解散……不过赤部的人好像没有资格说这话。难怪每次猿比古到这里来的时候都是一副火大的样子,罪魁祸首都是你这个部长吧……

脑内一瞬间闪过以上弹幕的安娜:冷漠.jpg

没有得到回答的宗像自顾自地再次弹起钢琴。乐声再次回响在音乐室内。真是没想到,安娜看着宗像想,原来这个人的钢琴弹得这么好啊。

坐在钢琴旁的宗像眼睛微闭,脸上带着放松的微笑,修长的手指在钢琴上跃动,纯白的制服与纯黑的钢琴交相辉映,平日里宗像身上的压迫感和距离感此刻柔和了许多,映衬着点点细碎的阳光,如同一幅清新脱俗的画。

阳光很暖,安娜觉得自己有点想睡。

说起来,那好像是一支安眠曲啊……

安娜睁开眼睛的时候,宗像依然在弹奏着。她拿掉盖在自己身上的白色制服,觉得脑子清醒了不少。

“栉名老师?”琴声停止了,宗像回过头一脸温和的表情:“醒过来了?睡的好吗?抱歉,我觉得老师的脸色好像不太好,所以就用安眠曲让老师休息了一下。”

“你这个人啊……”安娜有些无奈地把外套递给他。宗像却没有接,而是突然地做出一个邀请的动作:“如果老师觉得好些了的话,能否与我合奏一曲?”

“嗯?”安娜回过神:“你为什么知道我会弹钢琴?”

宗像笑的一脸人畜无害:“第五音乐室会自动弹奏的钢琴,其实都是老师在演奏吧?”

“……”

“其实有很多次,老师在弹钢琴的时候,我就站在门外,只不过老师您太投入所以没发现而已。”

“……”

“我一直都非常喜欢老师的演奏,所以,可以和我合奏一曲吗?”

“……”

“拜托了,老师。”

“真是……没办法啊……”安娜无奈地摇了摇头,坐在了宗像身边的琴凳上。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洒满两人的全身,将两人的身影幻化成虚幻的光影。

其实,这样也挺好。这么想着,安娜奏响了第一个音符。

Part 3 拜托了,老师 完

 

Part 4 平凡的世界

“所以说,我们并不是福利机构,为什么要在幼儿园里照顾小孩子!”戴着眼镜的男生拎开抱着自己脖子的小孩,满脸阴沉地抱怨道。

“伏见同学如果不喜欢小孩子的话,为什么要参加宗像队长的社会实践团队啊?”站在伏见身边抱着另一个孩子的秋山冰杜带着无奈地笑,把自己的刘海从小孩子的手中拯救出来。

“啧,我怎么会想到那个有老头子一样爱好的家伙竟然会选择这种地方来做实践,等我知道了实践课题的时候已经不能退出了。”伏见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再次拎开抱住自己大腿的小孩。

“原来大家都一样啊……”秋山满脸苦笑地摇摇头,“说起来,宗像队长去哪里了?”

“啧,谁知道。”

 

此时,他们所讨论的宗像礼司正蹲在墙角,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小女孩。

“这家幼儿园的孩子们看起来相处得很融洽呢,”宗像看着外面被一群小孩子缠的没办法的队员们,笑着对坐在角落里的小女孩说:“你为什么不去跟他们一起玩呢?”

小女孩一言不发,甚至连看都不看宗像一眼,只是摆弄着手中的玻璃珠。

“你叫什么名字?可以告诉我吗?”宗像依旧对她发动着微笑攻势。通常来说他几乎没人能抵挡得住他那张男女老少通吃的脸,然而眼前的小女孩依旧把他当做空气一样。宗像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屋子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从他刚进幼儿园开始,他就注意到了角落里的那个小女孩。她一直低着头一言不发,与周围吵吵闹闹的孩子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身上似乎有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与她的年龄形成了强烈反差,让宗像顿时起了兴趣。

“角落里那个女孩子?你是说栉名安娜吧。”园长轻轻地叹息着,目光投向了她坐着的角落:“那个孩子啊,从刚进幼儿园就是这个样子了,一直坐在那里玩弹珠,完全不和其他孩子打交道,就算是跟她说话她也几乎不回答。那个孩子患有一种非常罕见的色盲症,只能看见红色,而且视力也很差,要定期去医院检查,她的父母工作很忙,跟她几乎没什么相处的时间,是个可怜的孩子。”

“是吗?我觉得是个很有意思的孩子呢。”宗像笑了笑,一边朝她的方向走过去。

 

还真的是,完全不跟人搭话呢。这么想着,宗像的视线落在她手中的弹珠上。

“你在做什么?”宗像看着她把弹珠在桌子上摊开,有些疑惑地问道。意料之中没有回答,宗像有些无聊地看着排列在桌子上的弹珠,随手拿起了其中一颗。

“还给我。”一直没有开口的小女孩突然发出了细小的声音,宗像微微一怔,紧接着反应过来:“你在跟我说话?”

“还给我。”小女孩抬起头,猫一样的大眼睛直直地注视着宗像。宗像想了想,把弹珠握在手里:“如果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还给你,可以吗?”

小女孩紧紧地盯着宗像看了好一会,宗像也笑盈盈地回望,最终女孩似乎有些挫败地垂下头,低声说:“栉名……安娜。”

“栉名安娜吗?是个很好听的名字哦。”宗像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拉住她的手,将弹珠放在她的手心里。安娜快速的缩回手,依旧低着头轻声说:“你是医生吗?”

“嗯?”宗像一时没明白她问的是什么意思,“我并不是医生,只是个高中生而已。我看起来很像医生吗?”

安娜摇摇头:“除了医生,不会有人一直这么和我说话的。”

“为什么你不愿意和大家一起说话一起玩呢?”宗像问道。

“因为他们说的许多话我不明白。”安娜抬起头看向窗外:“妈妈告诉我,天空是蓝色的,树是绿色的,云是白色的,可是我不明白那是什么。我不想跟他们说我看不见的东西,所以,不想和他们说话。大家也说我是奇怪的人,我已经习惯了。”

“这样……吗。那为什么一直在玩这些弹珠呢?”宗像觉得有些悲哀,这个孩子从有记忆开始,她的世界就是一片灰色吧。有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她觉得开心呢?

“弹珠是妈妈送给我的礼物。”安娜抬起头看向宗像:“不觉得这个红色很漂亮吗?”

红色……吗?

“栉名君,你相信会有奇迹发生吗?”宗像一脸严肃地对安娜说。

安娜:“……”

“看好,我手上什么都没有,”宗像把右手展示在安娜面前,接着用左手在右手手掌上用力一拉,“很神奇吧?”

宗像的原本空荡荡的右手里攥着一支红玫瑰。

安娜:“……”

宗像:“……你那种眼神是什么意思。”

安娜:“刚刚你胳膊里的线没有藏好,我看见了。”

宗像:“……”

安娜看着一脸窘迫的宗像轻轻地笑了起来:“不过,你还真是卖力呢,很漂亮的花,谢谢。”

宗像的表情柔和起来,轻轻地把玫瑰递到她的手上:“喜欢的话,就送给你吧。如果你愿意的话,下次我可以带你去我家里玩,我家的花园里种了一片很大的银莲花,花开的时候红色一眼望不到边。”

安娜的大眼睛直直地看着宗像:“不过,你以后不会再来了吧。”

宗像郑重其事地伸出了右手小拇指:“那就做约定吧,下一次我一定还会再来。”

安娜笑了,轻轻地勾上他的手指:“那么,你的名字是?”

宗像的大拇指印上安娜纤细的手指:“宗像礼司。”

Part 4 平凡的世界 完

 

 

Part 5 此时此刻的我们

冬日的暖阳照进室内,映照着空气中细小的微尘泛出金色的微光,雅致的装修昭示着主人的品味。柜台上放着几瓶一看就是珍藏的佳酿,似乎有一场隆重的庆贺即将开始。而室内热烈的气氛也传达着相同的信息,似乎隔着门都能够感受到酒吧内弥漫着的喜悦气息。

“草薙哥!安娜什么时候才会到啊?”橙发的青年举起手中的啤酒,冲着吧台后的人喊道。原本正在调酒的男人抬起头,墨镜后的目光很是柔和:“嘛嘛~小八田,稍安勿躁,安娜应该快要到机场了吧。”

“比起这个,草薙哥,”坐在吧台前同样带着墨镜的巨汉的口气有些担忧:“我们不去接机真的好吗?”

草薙耸了耸肩:“相信我,不会有任何问题。我们就在这里安心地等着就好了。”

镰本的表情依然有些疑惑,然而他并未再次发问,草薙轻笑一声拍拍他的肩膀,将目光投降窗外。

喷气式飞机拖着长长的痕迹,在淡蓝色的天空中划过一抹明亮的白色。

时间倒回到两个星期之前。

“嗯,我过一段时间就要回去了。不用担心,学习上没有什么问题,我和同学们也都相处的很好。那么我先挂咯,拜拜。”

安娜挂掉电话,抱紧手中的书匆匆向教室赶去。

距离她初次来到英国已经过去了两年的时间。初来乍到的时候还会有些不适应,但是没过多久她便完全融入了这里的生活。毕竟她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沉默寡言的少女,经过时间的磨砺后,她在各方面都展现出了不亚于宗像礼司的才智,完全成为了成熟的大人。

距离德累斯顿石板被毁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年的时间,作为赤之王的日子在安娜的记忆中变得十分遥远。王权者体系崩毁之后,安娜被宗像和草薙强制送到了学校,开始了作为普通学生的生活。即使之前一直没有正经地上过学,然而普通人显然不能与曾经的王权者相比。年仅18岁便修完了大学的课程后,安娜被宗像送到了英国进行为期两年的留学。学校则是选定了当年宗像留学过的学校。

“想要看看,礼司曾经学习过的地方是什么样呢。”这么说着,安娜几乎没有一丝犹豫地选定了学校。

远在异国他乡,即使坚强如安娜,也会想念家人。好在大家经常会打电话关心她的情况,草薙柔和的关西腔,八田活力十足的大嗓门,淡岛沉稳温柔的叮嘱,伏见略显不耐烦的别扭口气,隔三差五就会在她耳边流转。只是有一点让她觉得有些不解:宗像礼司很少会主动联系她。

前任青之王宗像礼司,在过去的几年中作为安娜的监护人频繁地出现在安娜的生活中。在他们都还是王的时候,安娜就十分关心这位特殊的朋友。而德累斯顿石板被毁后,赤青两组关系完全缓和,互相之间的来往也更加密切。安娜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她开始密切地关注宗像的动态,开始不放过任何可以了解宗像的机会,包括这一次留学。怀抱着这样模糊的情感,她无意识地捕捉着一切宗像曾经存在于这个学校的痕迹,然而那位正主的声音,她两年来几乎没听过几次。

今天也是如此。安娜有些落寞地想着,把终端放进口袋,抬起头看向面前巨大的电子显示屏。

2021年12月8日。

今天是安娜的20岁生日。

虽然Homra的大家以及曾经的朋友都打来了电话祝福她生日快乐,然而她始终没能等到最期待的那个电话。

即使平日里学业繁忙,然而安娜热情的英国同学们还是抽出了时间为她举办了生日聚会。聚会结束后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点点灯光浮在泰晤士河中,然而安娜完全没有心思去欣赏这一幕。

聚会刚刚结束她便被吵着要去游玩的同学们带到了伦敦眼附近,然而她一晃神的时间,却发现同学们一个都不见了。虽然现在已经将近9点,然而伦敦眼附近依然游人如织。安娜挤在人潮之中焦急地张望着,就在此时她的终端机响了起来。本以为是同学发现自己不见了,然而终端上显示的姓名却让安娜心里猛然一动。

“晚上好,栉名君,我是宗像礼司。”

“……”

“我就单刀直入地说了,你现在是不是在伦敦眼的附近?”

“嗯……”

“那么……”

安娜觉得自己大概幻听了,因为她觉得终端里宗像的声音似乎出现了回音。

“请你回头。”

安娜的心脏猛烈的跳动,她缓缓转过身,直直地撞入一双熟悉的紫色眼眸。

“Surprise,栉名君。”他带着微笑轻抚她的头发。

 

所以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坐在摩天轮上,安娜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宗像想。

“淡岛君和伏见君现在大概很头痛吧。”宗像看着外面的夜景悠然地说,“不过,我认为以他们的能力,即使我不在,他们也能处理好Scepter4的工作。”

“就算是这样,你擅自离开岗位还是不好的吧。就算是我的生日,打个电话不就好了,何必……”安娜努力地压抑着激动的心情,用平淡地口吻说道。

“工作的话只要在时限之前完成就可以,但是,栉名君的20岁生日可是只有一个啊,”宗像收起了笑意看向安娜,“所以,我并不想留下遗憾。真是……不知不觉,栉名君也已经成年了啊,那么……”

安娜睁大了眼睛,觉得自己大概是出现了幻觉。

“生日快乐,栉名君。”

精美的戒指在盒子里熠熠生辉。安娜抬起头,宗像的表情仿佛倾注了一世的温柔。她微笑着伸出了手,郑重得仿佛许下了一生的承诺。

 

“栉名君,醒醒,快到机场了。”

座位上的女孩有些迷糊地睁开了眼睛,身边的男子温柔地替她整理着微乱的长发。女孩温柔地笑了笑,轻轻抓住男子放下的手。冬日的暖阳照进窗内,映照着她中指上的戒指闪闪发亮。

Part 5 此时此刻的我们 完

 

 

 

“嘀嘀嘀嘀……”

“你好,这里是Scepter4,我是宗像礼司……”

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了什么声音……

“是这样吗,我明白了……”

头好晕啊……

安娜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努力撑起身体,盖在她身上的青色制服滑落在沙发上。宗像礼司正站在窗边打电话。安娜有些疑惑地四处环视,周围的景象无比熟悉。我为什么会在Scepter4的室长室里啊,努力地回忆着,安娜甩了甩脑袋想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

“栉名君?”突如其来的呼唤打断了安娜的动作,她抬起头看着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她身边的宗像:“礼司?”

“你的老师打来电话了,你还是回去学校比较好。我已经联系了伏见君,他会送你去学校,”宗像说着拿起了沙发上的外套:“你看起来脸色不怎么好啊,着凉了吗?”

安娜摇了摇头:“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但是,我记不太清是什么了。我好像……梦到了其他世界的我们。”

“是吗?”宗像微笑着蹲在她身边,用手帕轻轻拭去她额上的冷汗:“好了,那不过是梦而已。去上学吧,伏见君在屯所门口等你。”

安娜皱了一下眉头:“我可不是没有原因的逃学的。你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宗像有些惊讶地看着她,没等他想好到底怎么回答,他手里就被塞进了一个小盒子,安娜的脸上绽开柔和的微笑:“生日快乐,礼司。”

说完不等宗像回答,安娜便跳下沙发自顾自地朝门口跑过去。然而在门即将关上的瞬间,安娜再一次回过头:“礼司。”

“嗯?”

“能在这个世界相遇真是太好了。”

少女纤丽的身影被厚重的大门截断。

“不,应该说,不管在哪个世界,遇到你真是太好了。”

这么说着,安娜脚步轻快地走出了Scepter4。

阳光透过百叶窗照进来,映衬的宗像手里的盒子闪闪发亮。盒子里的微型安娜挂件带着灿烂的笑容直视着宗像。

“其他世界的我们吗?还真是有趣啊。”办公桌前的宗像笑着摇摇头,把打开的盒子放到一边,再次翻开那本《平行世界》。

The End

世界观解释:

Part 1 安娜没有遇见尊,没有被救出中心的平行世界。
Part 2 大逃杀世界观下的礼娜,郊游途中被带至无人岛进行相互杀戮的生存游戏,只有最后的胜利者才能活下来的情况下发生的故事。
Part 3 学园K世界观。我没有看过学园K漫画,很多设定都是我的擅自猜测_(:3 」∠ )_如有不对的地方……请当作平行世界看待(够了)
Part 4 不存在石板和王的普通世界
Part 5 TV世界观的未来时间线,也就是第二季结尾八年以后发生的礼娜的故事

评论(4)
热度(20)

© BLUE CANDY | Powered by LOFTER